咨询热线:033-86939092

浅析国内民营金融控股巨头们收缩战线背后:层层加码监管压力

参照观研天下公布《2018年中国金融科技行业分析报告-市场运营态势与投资前景预测》参照观研天下公布《2018年中国金融科技行业分析报告-市场运营态势与投资前景预测》 在金融强劲监管的背景下,国内的民营金融有限公司巨头们正在不约而同地膨胀战线——出让股份、处理牌照、仍然特别强调企业的金融属性……极力淡化金控身份的背后,是早已开始层层加码的监管压力。 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牵头公布《关于强化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容许企业过度投资金融机构”“不符合规定的,逐步加以规范”。 虽然《指导意见》中对国有企业投资金融机构亦明确提出拒绝,但业内普遍认为,其主要指向享有多张金融牌照、投身于多个金融领域的民营金融控股公司。 作为监管层“所有金融业务都要划入监管”态度之下的最后一块“真空地带”,金控公司不存在的风险早已转入监管视野。有消息称之为,监管机构正在草拟金控公司管理细则,未来金控公司有可能拒绝持牌经营。 关于金融控股公司目前并没具体的法律定义。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曾为其终其一生这样一个定义:在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期货、金融出租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金融领域享有牌照、实际经营或者实际掌控该行业企业的公司,都归属于金融控股公司。 民营金控方面,主要由专门从事传统产业的民营企业通过投资、收购等方式逐步掌控多家、多类型金融机构和互联网企业包含。前者的目的在于完备公司业务体系,构建产融融合或展开产业转型,找寻全新的利润快速增长来源;后者的主要目的在于充分发挥自身在场景、账户、流量、数据、技术等多方面的优势,掌控用户的各项数据信息,提高用户对于企业产品的用于黏性,避免用户萎缩。

浅析国内民营金融控股巨头们收缩战线背后:层层加码监管压力

近年来,民营金控公司不断扩大发展,构成了以“明天系由”“安邦系由”“复星系”“海航系由”“中植系”等为代表的大型金控集团。 “明天系由”为事例,据媒体不几乎统计资料,其股权的金融机构多达44家,其中银行17家、保险9家、证券8家、信托4家、基金3家、期货两家、金融出租1家。其所有限公司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合计多达3万亿元,早已相等于我国一家中型金融机构的资产规模。 在“明天系由”有限公司的公司中,银行和保险毫无疑问是其最有价值的金融资产。“明天系由”有限公司的哈尔滨银行和发包银行的总资产已分别突破5300亿元及4300亿元,规模在全国城商行中名列居前;有限公司的保险公司为华夏人寿和天安财险,两者的总资产分别为多达3900亿元及3000亿元,在全国险要企中科中上水平。 与“明天系由”有所不同的是,“安邦系由”在大股东金融机构时,或许对银行十分偏爱。据媒体统计资料,在“安邦系由”股权的14家金融机构中,银行多达9家。 近年来,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也开始了针对金融领域的全方位布局。根据不几乎统计资料,目前腾讯和阿里巴巴早已沦为掌控金融牌照数量最少的互联网公司。综合来看,最不受互联网巨头注目的是保险领域,还包括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必要或间接持有人多家保险公司股份,而互联网巨头们目前还并未投身于信托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BATJ这些互联网巨头们,很多互联网领域的企业都对“搜集”金融牌照展现出出有了莫大的兴趣。滴滴目前早已享有了第三方支付、网络小贷和商业保理三张牌照;小米在持有人完全相同的三种牌照的同时,在民营银行和保险领域都有布局。 民营金控争相抢金融资产互联网巨头也回应:未来只做到Tech(技术),不做到Fin(金融)争相表态:“号召国家声援,探讨主业、反对实业” 4月初,新三板上市公司联讯证券(830899.OC)发布公告称之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将要易主——昆山中联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昆山中联”)将其所持有人的多达4.93亿股股份(占到公司总股本15.8%)出让给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据媒体报道,“明天系由”早在2008年之后取道昆山中联沦为联讯证券的第二大股东,而某种程度名列2018年一季度前十大股东之列的北京银利创佳投资有限公司与“明天系由”也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明天系由”时隔2017年下半年将华夏人寿卖给中天金融,恒泰证券卖给中信国安后,再行一次出售旗下金融资产。

浅析国内民营金融控股巨头们收缩战线背后:层层加码监管压力

据报,“明天系由”白鱼挤压1500亿元资产用作偿还债务银行贷款,旗下持的诸多金融股权资产早已在逐步出让过程中。未来还将之后通过增加牌照、增加金融资产构建叛杠杆和“瘦身”。 在联讯证券的前十大股东中,不光有“明天系由”公司的身影,还有3家公司来自“海航系由”,一季度合计股权24.91%。 曾将当时必要或间接持有人22家金融机构股份的“海航系由”列入与“明天系由”“复星系”三大的大型民营金控集团。仍然以来,“海航系由”通过手中掌控的多个金融牌照,踏上了一条产融融合的道路,凭借着对资本市场的熟知和资本杠杆的运作,很快不断扩大了资产版图。 但从今年年初开始,“海航系由”也在相继出售手中持有人的金融机构股权。截至记者新闻报道,“海航系由”早已相继出售了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全部股份以及部分德意志银行股份。2018年3月,“海航系由”旗下的渤海金控(000415.SZ)发布公告称之为,安徽省投无意并购渤海金控全资子公司天津渤海出售的皖江金租股权,如本次出让已完成,渤海金控持有人的皖江金租股权比例将由此前的53.65%上升至17.78%,退出控制权。 海航高层对此,接下来海航将相继退出手中持有人的所有金融机构股权,从一家享有保险、信托、券商等牌照的大型金控集团重返航空主业。海航集团副董事长李新华回应,海航以实业起家,未来仍不会以探讨主业居多。 无独有偶,九鼎集团(430719.OC)近期也爆出了无意出售香港富通保险部分股权的消息。就在今年年初,九鼎集团曾将手中的券商牌照释放出。根据其2月初公布的公告,九鼎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九州证券与山东高速集团签订了注册资本协议,誓约后者股份九州证券追加股份多达7.9亿股,占到本次注册资本后九州证券总股份的19%。此外,山东高速集团还有意图先前条件不具备并经涉及监管机构批准后,更进一步增持九州证券股份并沦为其有限公司股东。 在九鼎集团最近发布的一次投资者电话会议中,面临投资者的疑惑,九鼎集团多次特别强调,自己是一家“纯粹的、专业的投资公司,会做到一家所谓的金控集团”。 而在2016年证监会对新三板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投资基金机构和金融类企业展开规范排查时,九鼎集团曾撇清自己的“投资基金股权投资机构”身份,回应自己是一家多元化、综合性的金融公司。 有市场分析指出,这笔交易对于中植集团来看并不昂贵,发展势头较好的中融信托近年来不仅跻身国内信托行业第一梯队,也是中植集团的核心优质资产。中植集团涉及人士则回应,这是公司近年来积极响应国家声援,展开产融融合战略转型,反对实体经济发展的又一有力措施。 强劲监管将要落地 业内指出,一些金控公司如此淡化金融属性,与监管压力早已传送到市场息息相关。在针对金控企业监管空前增强的情况下,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解散,对于金控公司的整治来说,这意味着是一个开始。 2017年7月开会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早已定性,金融业必需持牌经营,必需划入监管,必需构建监管仅有覆盖面积。会议拒绝严苛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融合,并由人民银行负责管理金融控股公司等金融集团的基本规则制订、监测分析和并表格监管;今年3月开会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查会通过了《关于强化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会议特别强调,强化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要坚决问题导向、补足监管短板,具体企业投资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目标,增强股东资质、股权结构、投资资金、公司管理和关联交易监管,强化实业与金融业的风险隔绝,防止风险横跨机构、横跨业态传送。 3月25日,央行行长易纲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回应,要抓住实施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指导意见、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等谨慎监管基本制度。 在《指导意见》早已实施的情况下,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之为央行等部门于是以筹划金控监管办法。《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得知,央行的组织的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试点也早已在展开之中。从去年年底开始,还包括传统金融和新兴互金领域,数家大型国有金控集团和民企金控集团早已开始仿真金控公司监管试点。据报,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约束指标将涵括资本充足率、规范子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完备管理结构、容许杠杆率、增强出资的真实性等。 从目前监管层透漏出有的信息来看,尽管涉及监管细则仍在制订中,但金控管理办法的监管大方向早已具体。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就回应,对于金控公司的监管将有三方面侧重点: 一是特别强调资本的真实性、充裕性和资本质量。他回应,金融是高风险行业,因此就要有充足的资本来吸取风险。目前一些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并不现实原始,社会上不存在着欺诈投资、循环投资的问题。 二是要特别强调股权结构的透明度。金融控股公司的股权结构、实际掌控人的状态不应充足半透明,否则不会经常出现违规操作。

浅析国内民营金融控股巨头们收缩战线背后:层层加码监管压力

三是强化对关联交易的管理。金融控股集团内部的金融机构之间,或是金控集团的实体企业以及海外企业之间都有可能不存在关联交易,要增强关联交易的管理,在金融机构和控股公司之间,以及和其他实体企业之间创建防火墙制度。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何提升股权结构的透明度,减少股权结构复杂度,毫无疑问对监管机构明确提出了挑战。今年3月9日,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全国两会期间的央行记者会上认为,在金融控股公司框架下,风险的隐蔽性较为强劲,有交叉性金融风险。在中国分业监管的模式下,金融控股公司监管不存在空白,监管主体也不具体。这就是为什么要抓住制订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实施不道德监管,实质重在形式,增强整体的资本监管,防止欺诈出资循环出资;要严苛股权管理,股权架构要明晰,增强关联交易的管理,创建防火墙制度。 今年1月和3月,原银监会、原保监会和证监会分别印发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及《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印发稿),剑指股权监管和股东行为规范,目的在于通过原作严苛的股东门槛和击穿拒绝,杜绝突破监管规定的潜在风险。 从内容上来看,三份文件殊途同归,对还包括对股东分类展开资质及股权年限拒绝、严苛容许关联交易、击穿式管理股权结构、容许通过金融产品“曲线”有限公司、拒绝大股东资金必需为自有资金以及大股东同类型金融机构不得多达“两参一触”等都做出了规制。 其中,对于单个非金融企业实际掌控证券、保险公司股权比例规定上,证监会与原保监会都成立了不得多达三分之一的标准。此外,证监会给入股资本明确提出了净资产1000亿元门槛拒绝,原保监会则拒绝,若股东不是保险公司,单一股东股权比例不得多达保险公司注册资本的三分之一。 《指导意见》也对哪些企业无法沦为金融机构有限公司股东所列了“负面表格”:瓦解主业必须盲目向金融业扩展;风险管控脆弱;展开高杠杆投资;关联企业众多、股权关系简单不半透明;关联交易频密且出现异常;欺诈市场独占地位或技术优势积极开展不正当竞争,操控市场,妨碍金融秩序。 资料来源:互联网,观研ww整理参照观研天下公布《2018年中国金融科技行业分析报告-市场运营态势与投资前景预测》与 金融 的涉及内容投资无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