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33-86939092

起底ICO新乱象:区块链产业链条脆弱 项目方易跑路

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将首次代币发售(ICO)定性为非法集资并做出清退拒绝后,国内的平台重开, 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将首次代币发售(ICO)定性为非法集资并做出清退拒绝后,国内的平台重开,大部分项目做到了退币处置。但实质上,ICO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不景气后快速增长衰退,通过种种方式回避了监管,参予方式更加隐密,如今产生了更加多新的乱象,较之前有过之无不及。 区块链本身只是一项技术,但它决不仅限于一项技术,确实令人兴奋的,是其带给的极大想象空间,去中介化带给的效率提高和利益的重新分配等。但目前来看,“链圈”和“币圈”的分野仍是一个伪命题,在或许上或某段时期,二者无法几乎分离出来,构筑在区块链上的还包括数字货币在内的产业链,既可观,又薄弱。 参照观研天下公布《2018-2023年中国区块链技术(ICO)行业专项调研与发展趋势分析报告》 ICO挑起新的乱象丛生 2017年12月中旬,一位专门从事ICO代投业务的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回应,对于监管层否不会再行对ICO使出十分心碎,因为感觉现在的ICO比去年7、8月时更加可怕,新项目源源不断,有些代投群主一个月收益上千万元。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将ICO定性为非法集资后,仍并未停下来脚步的有两种人:极少数的信仰者和刀口嘴巴血的投机者。ICO改头换面为“众筹”、“投资基金”,从原本的公开发表平台移往至QQ群、微信群、Telegram群等社交平台。

起底ICO新乱象:区块链产业链条脆弱 项目方易跑路

区块链专业评级机构链调查创始人王大炮对证券时报记者回应,原本ICO为人诟病的点并没提高,但显著有了新的变化,主要展现出在以下方面: 在参予渠道上,交易从线上公开发表平台移往到线下和非公开发表平台。之前的ICO主要通过ICO.info等代投平台展开,项目方给平台部分额度,个人可以直接参与。现在国内平台皆已重开,国外大部分平台具体回应不拒绝接受来自中国的IP参予,且通过海外平台参予必须一整套国外证件,流程简单,将大部分中国人推开在门外。所以现在的项目很少通过公开发表平台,而多通过QQ群、微信群、Telegram群、公众号、大V等展开投资基金。 从交易额度来看,投资基金比例不断扩大。原本公募占到80%份额,投资基金占到20%,现在情况反转了。且投资基金不必做到“理解你的客户”(KYC)。“这里面还有猫腻。”王大炮讲解,“现在的投资基金基本就相等于之前的公募了,优惠额度较小,更大的优惠不会给到更加往前的档次,比如天使轮、基石轮等,能获得这些额度的,基本是圈内大佬、投资方、大庄、市值管理团队等,而这些档次的价格,甚至能较低至投资基金价格的五折。” 此外,代投跑路时有发生。参与者和代投主要是通过线上社交群联系,是一种“很弱关系”,彼此并不理解。代投人公布额度信息一般来说只是发布额度和地址让参与者打币,之后的事情则仍然不受参与者掌控。此时再次发生的乱象有两种,一是获得参与者打过来的币后必要跑路,二是在项目的代币上线并缩减到后,谎称代投告终,将筹措到的币退给参与者,实质上,自己利用参与者的币赚从ICO到上交易所后缩减到的利润。 产业链条薄弱 系统性风险一触即发 “就越了解,就越混乱,就像当年的科技股泡沫一样,区块链2018年会很可怕,所谓大浪淘沙应当就是这样,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潜链资本创始人陈节志在谈到目前的区块链项目时忧心忡忡。潜链资本专心于区块链投资研究,陈节志曾是青松基金的投资人,在区块链领域专研数年。 记者与他有过多番交流,也许是传统VC的经验教导了他对风险更加灵敏的直觉,在尊重区块链和数字资产价值的同时,他的话语中一般来说带着一种抗拒。在他显然,2018年区块链也许就将开始雪崩,种种乱象使得行业链条十分薄弱,区块链自身的系统性风险大概率不会集中于愈演愈烈。 “2016年和2017年是行业发展初期,也是行业的暴利期。但到2018年,大家不会找到,之前很多白皮书刻画的技术路线很难构建。”陈节志回应,一方面是根本无法落地,因为底层技术还有很多瓶颈待突破;另一方面,很多项目的应用于场景是伪命题,Token(区别“代币”)显然没适当。此外,因为监管的缺陷,项目方很更容易再次发生跑路,代投、投资基金等也很更容易经常出现诈骗不道德,整个链条十分薄弱。 还有很多互联网项目和传统企业,还包括上市公司也来参予区块链,实际只是戴着区块链的外衣,这些公司原本融资渠道较少,资金流动性劣,想要通过“区块链+ICO”的方式圈钱,这造成圈子更为鱼龙混杂,减少了不可控因素,一些人若因此倾家荡产,有可能再次发生很多维权事件。 此外,与区块链密切相关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也将面对更大波动。陈节志回应,目前投资机构相继入场已是确认事实,从目前的盘面来看,比特币的价格相当大程度上由投资机构通过期货操控。此外,一些交易平台较低门槛旧币种,并通车期货合约,散户和机构间的博弈论不会使价格趋向价值,同时也预示着大波动。 “很多项目方为了应付代码审核不会翻代码,细心辨别不会找到很多是违宪代码。我更加惊恐,感觉大家沉迷于一种兴旺的假象,但往往这种非理性兴旺一刹那就不会再次发生雪崩。”陈节志说道,“区块链本身是通过技术构建社会信任,但里面有很多人性因素是不能信任的。绝大部分ICO项目不合乎投资和商业逻辑,很更容易坍塌,我们期望区块链沦为一场最出色的社会实践中,而不是一个可怕的社会事件。” 这并非耸人听闻,历史上所有泡沫的幻灭,都在瞬间再次发生,导火索也许只是一个交易指令。 目前Coinmarketcap上统计资料的加密数字货币已约1486种,其中以Token形式发售的占到绝大多数,此外,还有大量的区块链项目正在或打算通过ICO发售自己的Token。毫无疑问,与区块链密切相关的ICO不存在极大的泡沫,在记者参与过的所有区块链活动中,这一点都会被重复提到,但态度各有不同。 “区块链的泡沫是啤酒泡沫,确实能喝到啤酒的没几个,绝大多数人都被泡沫噎死了。”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这句话在币圈流传很广,这句话的另一个版本是,“要喝到啤酒,再行要喝掉泡沫”。 “不要妖魔化泡沫,这不是区块链的独有现象,任何技术刚刚经常出现的时候都会有泡沫,互联网、百团大战、O2O、AI的泡沫不一定比现在小,这是必定要经历的过程。但不是所有的项目都是泡沫,确实有价值的项目正在溶解。”王大炮对记者回应。 Token之辩: 是“通证”,不是代币 “区块链项目为什么一定要有Token,无法必要用法币吗?”在一次区块链交流活动中,记者向一位业内人士明确提出这一问题,该人士笑着问:“你问这个问题,曝露了你还没有入门。” Token是区块链中的最重要概念之一,它更加广为人知的名字是“代币”,但在专业的“链圈”人显然,它更加精确的翻译成是“通证”,代表的是区块链上的一种权益证明,而非货币。 近日,在CSDN副总裁孟岩和世纪互联数据中心创始人元道的对话中,提及了Token的三个要素,一是数字权益证明,通证必需是以数字形式不存在的权益凭证,代表一种权利、一种固有和内在的价值;二是加密,通证的真实性、以防伪造性、维护隐私等能力由密码学不予确保;三是需要在一个网络中流动,从而随时随地可以检验。 在孟岩显然,区块链和通证可以分离,从技术上来说没什么争议,但从商业逻辑上来说,不发通证的区块链,比一个分布式数据库好没法多少。 在记者的多方面谈中,对于Token的意义,链圈人和圈外人不存在着截然不同的观点。上述观点,是链圈的代表性观点。而一位金融行业的资深资管人士听得了记者的说明后回应,“一帮人整天造词”。 这是链圈内外隔阂的真实写照。一旁是装载溢美之词的热火朝天,另一边是充满著批评的冷眼旁观;一旁是去杠杆强劲监管和资本市场的不稳定的,另一边是层出不穷的“百倍币”和一夜暴富的传奇;一旁是IPO把触愈发严苛,另一边是一份白皮书才可筹措千万甚至上亿资金。“币圈”“链圈”和传统资本市场以及现实的转换常会让人产生一种断层感觉,告诉泡沫显然不存在,又害怕自己错失这趟突入未来的车。 数据来源:互联网,观研天下整理,刊登请求标明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