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33-86939092

水电站与生态之辩

水电站的问世,让流水的河流在给人类获取饮水和食物的同时,也获取了取之不尽的电能。然而,随着生态保护意识的强化,人们却开始担忧水电站造成鱼类消失并进而影响河流生态。

水电站与生态之辩

8月,在2013长江上游牵头科考报告发布会上,农业部长江流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以下全称长渔办)主任赵依民回应,总体上看,长江生态早已瓦解,长江上游的金沙江干流鱼类自然资源也已深陷瓦解。而2013年11月3日,在昆明举行的水库大坝与生态环境论坛上,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回应回应了有所不同观点。于是,水电站与河流生态之争再起波澜。争辩源于一次科考记者调查后找到,这起争辩源于农业部长渔办和世界大自然基金会在今年6月牵头展开的一次针对长江上游生态环境的科考活动。截至记者新闻报道,世界大自然基金会仍并未恢复记者的专访催促,但记者在其官方网站上查询到了此次科考报告。这次科考范围覆盖面积金沙江流域和通天河、赤水河流域部分地区,重点实地考察了水电站对鱼类资源的影响。科考报告表明:目前国家早已国家发改委金沙江25级水电规划,其中,中下游大部分项目早已转入打算及施工阶段,上游大部分仍正处于预研和前期工程打算阶段。金沙江段密集的水电研发对鱼类资源的影响早已突显。金沙江流域历史监测到鱼类有143种,而此次科考三次鱼类资源取样意味着找到17种鱼类样本。在长江第一湾石鼓江段,专业渔民经过一个上午的多次取样,仅有取得3种5尾鱼类样本,而历史上石鼓江段可以收集到金沙江大部分鱼类样本。科考队专家分析,石鼓段渔业资源相当严重衰落主要是由于石鼓以上江段二三级支流的高密度水电研发,毁坏了以溪流为产卵场的水生生物生存空间,而无法有效地掌控的违法捕鱼不道德则雪上加霜,造成大量鱼类物种濒临绝种,甚至濒临灭绝。科考队实地考察了金沙江上两个开建电站:乌东德水电站和白鹤滩水电站。实地考察指出,大坝竣工后,整个生态系统将由急流型河流生态系统向水库生态系统演进,倚赖激流险滩存活的鱼类面对消失。长渔办主任赵依民建议,在金沙江仅有流域大规模水电研发不能制止的大趋势下,自由选择赤水河、通天河等2~3条支流作为金沙江特有鱼类保护区,积极开展抢救性的维护,是防止长江上游鱼类大规模绝种的不切实际的替代方案。鱼类增加的人为原因说道到鱼类资源的变迁,同住四川绵阳的80后小张想起家乡河流的今昔对比,感慨万千:那时候下河里抓鱼,鱼过于多了,一脚就能把鱼摔泥里。现在河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少,但就是鱼较少了。中科院院士、鱼类学家、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刘建康在拒绝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指出,一些河流鱼类资源增加,既有生态方面的原因,也有人为的原因。人为的原因主要是无节制地捕捞,在一些地区,人们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不但没禁渔期,而且成年鱼与幼鱼一起捕鱼,更有甚者使用电鱼、毒鱼等非法手段。这种大规模的人为捕鱼,使一些鱼类无法休养生息,濒临灭绝。另一个人为原因就是盲目引进外来水生物种,使本地鱼类面对灭顶之灾。一些地方在没充份实地考察调研的基础上,就在本地河流中引入一些经济产量低的鱼类。这类鱼生存能力强劲,成熟期较短,生长很快,体形较小,在争夺战栖息地和食物方面本地的鱼往往竞争不过这些外来鱼,数量渐渐增加,活动区域也更加小。在世界大自然基金会公开发表的科考报告中也认为,科考队在金沙江源头、通天河结古河汇流处展开鱼类取样调查,短短二十分钟捕捉3种鱼类样本,其中2种是外来种鲤鱼和鲫鱼。外来种个体优势显著,其中仅次于一尾鲤鱼个体比土著鱼大三四倍。而在赤水河取样时也找到了中华棘刺鲃、镜鲤等人工细胞分裂出水口或养殖逃离现场所引进的侵略物种。水电站对水文特征的转变虽然过量捕鱼不会造成鱼类资源的增加,但毫无疑问,水电站对到上游繁殖的鱼类存活影响相当大。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子同在拒绝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认为。刘建康也告诉他记者,除了人为因素外,如果河流生态环境再次发生转变,鱼类存活也不会受到影响。比如,有些鱼必须逆流泛舟到河流的上游繁殖,如果在河流上游建坝拦河修筑水电站,这类鱼往上游的地下通道就被切断了,直接影响到鱼类存活交配。尽管有的水电站在建设时,给鱼腾出了通向上游的人工鱼道,但是鱼并不从这些新的建的鱼道游,依然无法避免给鱼类存活带给的影响。此外,本地水生生物都是经历宽时期的进化构成的,早已适应环境了流速、流向、水温、水质等当地河流的水文特征。但是一些水利工程往往不会将河流裁弯取直或拦河建坝,这类水利工程认同不会转变河流的流速、流向、水温和水质。这些转变不会造成本地鱼类数量的增加和外来水生生物的侵略。科考报告认为,向家坝水电站启动蓄水发电后显著转变了金沙江下游的水文特征,曾多次水流而清澈的金沙江水变为了一转弯清水。在岷江和金沙江汇流处,科考队找到由于上游向家坝水库的蓄水,造成两江交汇口水量增加,水流较慢,本不应是丰水期的河段水位经常出现历史新高,部分区域有浅滩遮住水面。上游水沙通量的转变不致激化长江中下游水沙变化规律和河流湿地生态系统的产于格局的变化。为减轻水电工程对水生生物多样性导致的负面影响,向家坝水电站在水库建设了鱼类细胞分裂出水口车站,定期积极开展达氏鲟、胭脂鱼、铜鱼等水生生物的细胞分裂出水口。但刘建康指出,由于河流生态环境转变而造成的本地鱼类增加,意味着依赖人工投掷鱼苗很难完全恢复,却是鱼类存活交配的环境转变了。刘建康认为,为了维护河流生态环境不应强化鱼类资源的监测,但是,目前鱼类监测只有专家在做到,这远远不够,不应强化这方面的科普工作,让更加多的人理解鱼类科学知识。水电站建设需综合考量但不可否认,水电站给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带给许多积极因素。王子幸告诉他《中国科学报》记者,水电站建与不建要从经济、生态、防洪等多方面综合考量。青藏高原平均海拔多达4000米,而上海的海拔只有5米,享有如此大高差的长江认同水电资源十分非常丰富,在长江上游修筑水电站的益处大家也都是接纳的。问题是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如何趋利避害,或者把弊端降至大于,都是水利工程在规划之初就要充分考虑的。王子健给记者打了个比喻:如果在金沙江上修筑水电站和在三峡修筑水电站发电量一样,那么认同是在金沙江上修筑水电站更加不利,因为三峡正处于长江干流,而金沙江是长江的支流,在支流上拦河建坝对整条河流的生态环境影响小。防洪工程也是如此,尽管水库大坝享有调节水量、蓄洪防洪的功能,但是长江流域的洪水主要是由于周围湖泊面积增大蓄洪量上升引发的。如果不断扩大周围湖泊的容积,一个湖最少可以拦蓄十几亿立方的水,似乎可以更佳地调节水量。所以,建与不建水电站要综合考虑到而无法片面看问题。即使确认建设水电站,也要考虑到生态环境问题。上游并不是每一条支流都合适水电研发,在建设水电站时也要给当地鱼类拔过来上游繁殖的地下通道。王子幸认为,水利部门往往指出水电站不会使整个区域环境变好,而渔业部门则担忧水电站给鱼类资源带给影响。由于双方车站的方位有所不同,看问题的角度和得出结论的结论大自然就会完全相同。因此,渔业部门或水利部门自己分开做到的生态环境调研认同都不客观,这就必须有权威的第三方评估机构插手,才能得出结论现实客观的结论。王子幸告诉他记者,从风险管理的看作,证明没问题比证明有问题要绝佳多,因此,我们往往把无法确认的风险也不属于风险。如果无法证明水电站建设对河流生态没影响,就还是要慎重小心。小生态与大生态然而,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则指出,从宏观上看对于人类来说,生态就是要通过对自然环境的镇压,建构一个适应环境人类存活的生态环境,而不是一味特别强调要留存某种自然生态。我们今天的地球,早于早已不是原本的纯粹大自然的地球,而是由人类活动转变了的人类学的地球,或者说是社会的地球。而生态文明的变革经常是必须以某些物种解散历史舞台为前提的。这就是自然界的规律,就样子人类的经常出现,不能在恐龙绝种之后一样的无情。和世界上的任何江河研发一样,长江生态系统的文明演化,也难免会预示着某些濒临绝种的鱼类解散历史舞台作为代价。张博庭认为,对于我们整个社会,长江的生态系统不仅没瓦解,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变革再次发生了极大的文明演化。而所谓的鱼类资源瓦解说道,都是由于所考虑到的生态的范畴有所不同,所引向的困难。张博庭尤其认为了子生态系统维护与大生态维护之间的关系。对于维护生态的口号,当指向还包括人在内的整个自然界生态系统时,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是,当我们把维护生态的口号,局限到了某一个子生态系统的时候,就有可能经常出现维护的结果与整个人类发展演化的大生态产生矛盾的问题。而宽渔办与世界大自然基金会牵头科考队则指出,因为水电站建设,金沙江宜宾江段的水质、水量和水沙均衡早已几乎转变。在金沙江下游四个世界级电站全部竣工并开始蓄水后,这种变化将更为明显,不致对生态产生连锁影响。而且,在水电站建设前期为修路而展开的大范围采石凿砂活动,严重破坏了原本就十分薄弱的沿岸生态系统,导致植被的大范围毁坏,加快水土流失,减少了地质和极端气候风险。在刘建康显然,当本地鱼类增加或消失时,对一些无脊椎动物和水生植物都会产生影响,这些本地鱼类的食物不会因为天敌的增加而快速增长,随后影响到河流水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