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33-86939092

《君主论》:抛开道德的政治?与中国古代同而存异的西方权术之言

春秋之时,周室衰落,大权旁落,途有“共计主”之名。各诸侯国群雄纷争,确保统治者之余,肆意扩展领土,雄心直指霸主之位。纵观古今成就霸业之君王,莫不有贤良之士于身侧定夺损益,君王以有良臣出谋划策只求,臣民亦以为执掌贤王,成就盛世霸业为荣,二者相和,则霸业可得。初,齐桓公因举荐管仲为互为,行内政改革、尊王攘夷之策,方能进帐春秋五霸之首,后人赞叹与管仲治国、平天下之诛智,将其言语思想收录《管子》,以遗后世。春秋时期中国政权更替,思想文化兴旺,从纵向维度上看,西方亦有这般的岁月。在两千多年的后的西方大陆,马基雅维利正如当年的管仲一般,鼓足干劲,期望为国家统一与强国出有自己的一份力气,于是他创作了《君主论》一书,送给梅迪奇家族统治者小洛伦佐,期盼他的家族能重整意大利碎裂的山河,当然,也是期望自己能受器重,某得个心仪的职位。《君主论》之于西方的重要性,就如《管子》之于中国,如果说《管子》是中国最先的有关治国理政问题系统性的著作,那么《君主论》之后使政治学发展成一门独立国家的学科,它阐述了如何创建强而有力的君主制国家,目的在于为君主的统治者出谋划策,注重谈君主理应的素质和不应掌控的政治权术。但是对《君主论》内容的阐述有数过于多,我之后仍然过多阐述,今天我想要借此西方古代政治观念对比的角度应从,看政治思维是如何在多种因素的起到下,踏上同而存异的道路。

《君主论》:抛开道德的政治?与中国古代同而存异的西方权术之言

01 法制、人心、军队,中西确保统治者联合的基本点君主要有意味著的领导权力,这是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开篇就向我们明确提出的观点,《管子·形势》中也有涉及的描述:“衔命者,君之尊也”,对于这句,《形势解法》是这样说明的:“法立而民乐之,令其出有而民衔之,法令之实有民心如符节之相得也,则主尊贞。故曰:‘衔令者君之尊也。’”由此,我们可以显现出古代中西方确保统治者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一是法制的奠定,二是人民的重要性。1)法者,天下之程式也,万事之仪表也春秋时期,百家争相著书立说,其中法家犹重法制,他们指出圣人治国,不是让人人向善,而是使人不为恶,这时法制的重要性就凸显了出来,通过法制规范人的不道德,从而使一国之内少数害人的人不害人,国家之后能太平。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多次提到,国家绝不一成不变,制度也必须革新以适应环境国家的发展,创建完备的、合适国家的制度是必须统治者们花费大量精力去已完成的重点,而法律制度的完备,尤为重要。马基雅维利拿法国为事例,马基雅维利指出其最顺利的制度乃是创建了议会制度,同时,又将司法判决机构从行政机构中独立国家出来,这样“三权分立”的制度架构,权力机构互相制约,而各个部门在严苛的法律监控下各司其职,使得没一个权力机构羞大,可以使权利运营较为公平,在当时,贵族阶级是“高贵”的,而法律虽然是为上层服务,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人民的利益。2)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庶人安政,然后君子安位。记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

《君主论》:抛开道德的政治?与中国古代同而存异的西方权术之言

”纵观中国历代,无论是春秋战国时的政治家荀子,还是唐朝时的魏征,都最为推崇人民的力量,这个思想也被历代统治者采纳,沿袭至今。马基雅维利也在书中特地解读了这个问题:“君主必需同平民维持友好关系,否则当他陷入困境时不能坐以待毙。”如果君王获得了民众的反对,那么他就不必担忧反叛叛变的再次发生,实施改革新政也较为更容易去实行,这个国家之后很更容易去显得繁荣富强,反之,君主不但对国家改良展开合理的调整,还要时刻警惕着人们的图谋不轨,一不小心之后更容易被人摘取了皇冠。就拿前面所讲的法律制度为事例,“法令之实有民心如符节之相得也,则主尊贞” ,君主的法令之所以能畅通无阻,并不仅限于他地位高贵,更加在于这些法令顺民心、通民意,人心的重要性,由此可见。法律,人心更好的是用来确保统治者,使国家强国,而不论是春秋战国,还是当时马基雅维利所在的意大利,都还面对着一个更加最重要的挑战——扩展领土。3)君之所以卑尊,国之所以安危者,莫要于兵一支强劲的军队对一个国家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古有《形势解法》所言:“国富兵强,则诸侯衣其政,邻敌畏其威,虽不必宝币事诸侯,诸侯不肯罪也。”马基雅维利指出,所有的政权,不论新的创建的、世袭的或是混合型,主要的基础在于完善的法律和精美的军队。阿凯亚的君主菲洛波门倍受史家称赞,原因之一是他在承平时期再不勤恳地钻研兵法,和朋友在乡间,他也会时常停下,问朋友军事上的问题,为他们设想军队有可能遭遇的种种状况,征询他们的意见,这样大大切磋琢磨,使得他领兵会遇到不能意识到的状况,所以也会有不能填补的事情再次发生。无论是法制,人心,或是军队,经常推崇,以便身处逆境时能有用武之地,运气不如意时也可应付自如,有备无患,不过与此。有些君主将自己丧权亡国怪罪为“运气”,但若细想下来,这何尝不是他们自己的懒散,不懂居安思危导致的呢,在我看来,沦为君主的众多内在条件就要懂做到时局,检视时度,邂逅到未来事情发展的所有可能性,未雨绸缪,无论是法律、人心,亦或是军队的培育与创建,都是必须一个长时间去展开的,关于这点,不论中西,都是必须展开思维的。02 大环境差异下,抵达立足点的思维性差异《君主论》在享有盛名的同时也招致了满天下的恶名昭彰,全书多达5万字,但很多人都只忘记其中关于狐狸和狮子的隐喻,甚至连“马基雅维利式”这个名词都被用来专门形容“为人行事心机愤恨”的意思,即使是今日之人去读者,都会感叹于其中阐述的冷漠和阴谋。那么,为何不会如此呢?这就被迫来谈谈《君主论》中的观点与中国传统政权观点的差异了。

《君主论》:抛开道德的政治?与中国古代同而存异的西方权术之言

只不过可以总体总结为一句话,那就是二者观念的抵达立足点截然不同。1)大环境导致的观念有所不同马基雅维利的家庭虽然不属于统治阶级,却有充足的财力让他拒绝接受较好的教育,在帕齐家族企图借杀害手段接管佛罗伦萨的主要党派时,他年纪还小,却也不足以知悉,当时掌控政治权的美帝魁家族为了对付铲除告终的阴谋分子,从而展开了多么骇人听闻的背叛手段。这种环境中茁壮一起的马基雅维利,骨子中或许就具有西方政客们的冷漠和现实,浑身充满著了政治细胞,他对人性的评价并不低,指出能抢走就抢走是生而为人的天性。故而他笔下流露出的文字,如利刃一般,直指敌,却也愈发冰冷,他是以一个谋士的立场,从权术的角度为自己的君主做出合理的“规划”。孔子与之比较的中国古代,拿百家争鸣文化兴旺的时代来讲,孔子“仁”“礼”的思想或许影响很长的一段时间,以后今日,人们在看问题时,更为偏向于往合乎道德规范的角度去看,坚信人的本性是心地善良的,而“神”不会敬畏心地善良的人。中国古代的政客有时更加看起来一名学者,客观的探寻君主的角色,国家性质和为君之道。2)注重阐述的角度有所不同中国古代政客更加偏向于将治国之道向理想化的方向发展,将君王看作“君子”,用好的方式来确保统治者,而马基雅维利则是侧重最显然的现实,以大量现实的例子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偏向于让君王去“遏止凶”。如管子指出“民为邦本”,故君王行事要迎合民意,而马基雅维利劝说君王对民众好,谈的毕竟“避免他们骚乱,危害统治者”,只是为了收买人心而已。马基雅维利我们分析中西方详,其目的在于理解,并取长补短,但是因为国家和立场有所不同,强弱上下只不过是没适当去评价的,不能说道在某个特定的环境中,谁更加合适而已。基于此,我们不会找到,在大环境有所不同的情况下,事情不会踏上一条同而存异的道路,所以不论是几乎地去抨击对方,还是盲目的展开“拿来主义”,都是不是非的,我们所必须做到的,是在合理的范围内糅合,取长补短。03 总而言之马基雅维利在最后一章所谈牵涉到权利的夺回和确保,而是传达了一种人文关怀,敦促美帝奇家族力挽狂澜救出祖国,只不过无论是何种的笔调来书写君王,其目的不外乎是作为一名似乎的人,期盼自己的国家强国。所以对《君主论》是不该只以抨击的眼光看来的,其中的现实主义与变革思想都为历史上各代的统治者们获取了糅合价值,而处在有所不同时代,有所不同地域的我们,均可从书中凝练的文字中,品读出对今日有益的经验与教训。对于外国文化,海纳百川,有容乃大。